云带给你好运,阳送给你温暖,冰霜融化你的忧愁,雪花映出你的温柔。寒冷的开始,温暖伴你前行,冬至节气,伸出双手,我的关心,请你轻轻收下。

店员是个圆圆脸的小伙子,十八九岁,矮笃笃的,长得很结实。他是从修配厂调出来的陈松林。离厂以后,便没有回去过,谁也不知道他当了店员。初干这样的工作,他不习惯;脱离了厂里火热的斗争,更感到分外寂寞。他很关心炮厂的情况,却又无法打听,也不能随便去打听。偏偏这书店还只是一处备用的联络站,老许一次也没有来过,所以他心里总感到自己给党作的工作太少。